城市地帶
  自由路:被遺忘的城市“小路”渴盼改造自由路道路坑窪不平,兩側遍佈小商店、小餐館。本報首席記者裴強攝
  在城關區白銀路航天賓館附近,有一條路與永昌路、白銀路形成一個十字路口,緊鄰南山路,橫穿第一新村居民區的道路,此處便是自由路。常年以來,人們普遍理解的自由路其實包括南北向的自由路與東西向的第一新村道路。
  自由路與第一新村道路雖然緊鄰繁華的蘭州市主城區,但閉塞的交通環境、簡陋的基礎設施及坑窪泥濘的道路狀況,讓居住在自由路周邊的近萬戶居民一直無法體會到它的“自由”。
  本報記者 劉有中 石玉龍
  1 “晴天一颳風便是漫天揚塵,雨天一下雨便是泥濘不堪……自由路、第一新村道路的基礎設施、道路狀況,以及環境衛生問題堪憂。”
  2013年12月23日,一路向西繞過繁華的白銀路。當記者走進自由路,一片混亂的景象隨即映入眼帘,自由路的兩側遍佈著各類小商店、小餐館,道路兩側的下水井與雨水收集井遍佈著大量的髒水、油脂與污穢物,由於天氣寒冷,大部分污水都已結冰,流淌的污水在自由路東側道牙下形成一條長約10米的“冰溜子”。寬約10米的路面,不僅沒有任何標示標線,而且原本鋪設的上層油麵經過長期的磨損,早已不復存在,下層砂石粒都裸露在外。路面上四處遍佈著無數個大小不一的土坑與水窪,車輛為了躲過土坑與水窪,只能沿“S”線行駛。
  順著自由路一路向南走到盡頭,便來到了一處鐵路涵洞,涵洞內到處散落著果皮垃圾,同時還散髮著一陣陣刺鼻的惡臭味。當記者穿過鐵路涵洞,順著臺階便來到了剛剛竣工通車的南山路民大隧道段,寬敞的路面、四通八達的交通、完善的基礎設施,短短一個涵洞的距離,兩側的狀況卻是天壤之別。
  回到鐵路涵洞以北,東側便是第一新村居民區,第一新村的道路則與自由路相連,一直延伸至甘肅日報社後門處則是盡頭。走訪中記者發現,作為一個人口眾多的居民小區,第一新村的道路狀況、基礎設施與環境衛生卻同樣糟糕,由於此地屬於老居民區,在建設初期就未能建設一套完善的基礎設施,加之多年來的使用與損耗,道路狀況與基礎設施已無法與城市發展水平相適應。
  “晴天一颳風便是漫天揚塵,雨天一下雨便是泥濘不堪……自由路、第一新村道路的基礎設施、道路狀況,以及環境衛生問題堪憂。每逢晚上,自由路和第一新村道路每隔50米才有一個昏暗的路燈,如果晚上回家,根本看不清腳下的道路。”在第一新村居住了30餘年的陳梓樺老人向記者講道。
  採訪中,居住在第一新村的居民還向記者反映,居住在第一新村東側的住戶如果想要前往火車站、東崗鎮等東側的地方,必須一路向西行至航天賓館十字路口,才能通過白銀路、永昌路等路段通向東城區,居民出行很不方便。
  2 “第一新村屬於舊居民區,其中還包括100多戶鐵路職工生活的棚戶區,複雜的人員環境,成為了自由路、第一新村道路改造的最大桎梏。”
  走進第一新村,除了陳舊的磚混結構居民樓,其實還有市委黨校賓館、蘭州市第八中學、蘭州市衛生學校,以及蘭州市廣播電視大學等單位院校“隱藏”在其中。同時,繞過居民樓之間幽暗的小巷,在南側居民樓與鐵路沿線之間狹窄的空間內,記者發現了一排年代更加久遠的的平房,在那裡,仍然居住、生活著不少居民。順著小巷一路向東,在低矮的房屋、破敗的木門中,卻可以看到一個個的院落,加上屋頂悄然升起的炊煙,牆垣內偶然傳出的狗吠聲,此處儼然成為了城市中不為人知的一個小村莊。
  “在市民的口中,自由路涵蓋了由白銀路航天賓館路口至甘肅日報社後門的所有道路,其實真正的自由路只有短短的200米。由火車涵洞北側左拐後,便是第一新村的道路!”當日上午,在徐家巷社區,主管自由路與第一新村的張佩蓉樓院長向記者介紹道,由於第一新村緊挨著蘭州鐵路沿線,30年前,第一新村周邊基本沒有正規的居民區,只有一些鐵路部門職工為了看護原自由路火車站,保障火車的正常運行,而在此處扎根生活,只是沒想到,這一住便是祖祖輩輩好幾十年。
  20世紀40年代,蘭州市政府出資在第一新村處建造了60餘幢平房,並且全部出售,第一新村附近逐漸形成為居民區。隨著幾十年的變遷與城市發展,上世紀70年代後期,第一新村內逐漸建起了樓房,較為正規的居民區逐漸發展了起來。“第一新村屬於舊居民區,其中還包括100多戶鐵路職工生活的棚戶區,複雜的人員環境,成為了第一新村改造的最大桎梏。”張佩蓉樓院長講述道,時至今日,自由路與第一新村附近的居民已近萬人,其中還包括100餘戶平房住戶,這些住戶大多都是原鐵路員工及其家屬。同時,由於經過30年的洗禮,第一新村已完全退化成一個“舊城區”,在此常住人口都年事已高,大部分年輕人都選擇搬離此處,留下的房產則或出售或者出租給別人,導致第一新村周邊的人員環境十分複雜,流動人口數量每年都在不斷上升。  (原標題:自由路:被遺忘的城市“小路”渴盼改造(圖))
創作者介紹

1207

uhvtal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