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天都市報訊圖為:謝水平(右)表演挨打(資料圖片)
  本報記者陳詠
  他十年間走南闖北,靠“挨打”謀生。近日,自稱是中國“挨打王”的孝感漢子謝水平,來到了雲南昆明,他靠著在當地酒吧、夜場的幾次挨打表演,一下子“火”了起來。昨日,記者電話採訪了謝水平,聽他講述了十年來的“挨打生涯”。
  挨打只是為混口飯吃
  48歲的謝水平是孝感市孝南人。什麼時候離開家鄉的,他已經記不大清了。“我有6年沒有回家過春節了。”謝水平說,上次來湖北,還是去年8月,到荊門的酒吧表演挨打。
  謝水平的“挨打生涯”始於十年前。2004年,他在廣州做裝修工,經過一家超市門口時,看到超市搭起了一個舞臺,便萌生了露一手的想法。他主動上臺表演,讓人用酒瓶砸自己的頭。
  “當時只是圖個好玩。”謝水平說,第一次表演“轟動”後,他就經常在這家超市外表演“挨打”。超市老闆看到他的表演能帶來客源,就給他一場50塊錢的出場費。
  從那以後,挨打就成了他的兼職,出場費也在逐漸上漲。在昆明,他的演出一場可得3000元。
  “現在的人生活壓力很大,需要發泄。”謝水平說,客人出手為發泄解壓,自己則為賺錢,各取所需。
  十年只被一人擊退過
  近幾年,謝水平基本上都是四處漂泊。他每到一個地方,都會先選擇一個人流量較大的地方,在地上劃一條線,如果誰能將他擊退至線外,就能得到200元的獎金。引起轟動效果後,他就開始聯繫當地的酒吧等場所表演。
  去年8月,謝水平到荊門一個酒吧表演挨打。當晚,有十幾人上臺來打他。“一場20分鐘,一人打三拳。”謝水平說,客人打的部位只能是腹部,若打倒他或讓他搖動,客人會得到酒吧老闆贈送的酒水。“十年來,我總共挨了不下十萬拳,從未受過傷,也只在佛山被一個人打退過。”
  “被人打不疼嗎?”謝水平說,一點也不疼,“疼誰做這個”。挨打用的是氣功,“這是家傳的”。他16歲時就開始模仿爺爺練功,直到30歲外出務工,才未練了。
  謝水平說,除了挨打之外,他還偶爾表演牙齒叼人、鐵掌爆磚、鐵頭功、躺釘床等硬氣功。在開始表演之後,他每個月收入能有近兩萬元,比以前做裝修工掙的多。
  想去美國發展“事業”
  “我不覺得這份工作低下。我是靠自己的勞動獲取報酬。”謝水平最苦惱的是,妻子和兩個女兒對他的這個“事業”都很反對。如今,他和妻子已分居6年,和女兒們也很少有聯繫。
  “反對也沒用,我還是繼續做。”謝水平說,他現在已經把挨打當做事業在做。這些年自己走南闖北,是為了存一筆錢,爭取明年去美國,在那裡表演。目前,國內可能只有他一個人在做專業挨打,可以稱得上是中國的“挨打王”,“到美國表演,出場費要從一萬元起底”。
 
(編輯:SN091)
創作者介紹

1207

uhvtal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