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人大代表、湖南省政協副主席、湖南大學副校長賴明勇認為,在人口老齡化大背景之下,進一步放寬計劃生育政策已是形勢所趨。)
  紅網專題:激活2014
  紅網北京3月8日訊(記者 廖潔 攝影 馮鈞)3月7日,賴明勇等在湘全國人大代表表示,將向全國人大提出建議,修改《人口與計劃生育法》,全面放開二胎政策。
  建議認為,人口在某種程度上可以認為是負擔,但同時更應認為其是國家的財富,而減少人口雖然會改善我國人均資源占有,但並不是解決資源不足的有效手段。
  生活和生產方式對資源的影響遠遠大於人口政策
  
  建議認為,在扣除技術進步和城鎮化的作用外,人口衰減帶來的長期後果更可能是人均GDP下降,因為人不僅是分母,更作用於分子GDP,而且規模效應和結構因素使得人口衰減對分子的作用更強勁,更持久。
  “實際上,世界人均資源只是被少數國家拉高,絕大多數國家的人均資源都要遠少於世界平均。”賴明勇說,在耕地、淡水、森林、石油、煤炭和天然氣等幾乎每一項自然資源上,與其他國家相比,我國的人均占有量處於世界中間位置。並且人均資源高於我國的國家並不比低於我國的國家更發達。
  賴明勇表示,人們普遍有一種誤解,認為人口增長會降低資源的平均占有率,消耗更多的資源。而現實的情況是,生活和生產方式對資源的影響遠遠大於人口政策。
  比如,我國2013年的能源消耗量與1980年相比增長了400%以上,而1980年後的生育限制也僅少生了一兩億人,相對幅度不過15%,這對自然資源的壓力遠不及經濟發展和生活方式的改變。
  “如果為了經濟發展能夠接受能源消耗增長400%多,那限制生育來避免人口多出不到15%顯得更為微弱。並且,隨著經濟結構的轉型,服務業的發展相比資源消耗而言更具活力,未來的競爭主要體現在高端人力資本以及高效的制度,而不是人均資源占有量。”賴明勇說。
  人口非均衡結構會導致要素稟賦結構失衡
  
  建議稱,動態來看,限制生育而導致的人口的非均衡結構,在一定程度會導致要素稟賦結構失衡,進而導致經濟結構的調整和驅動力的長期變化。可以預計,未來的資本積累速度變慢,勞動力下降,產出下降,繼而經濟結構被迫向消費,第三產業、白髮經濟的轉型,長期則進入加速衰退時期。因此,長期低生育率導致的人口極度老化和急劇萎縮不僅不能給我國帶來好處,反而會導致我國國力衰退,甚至中華文明式微。
  數據顯示,我國生育率更替水平為2.2,即每個家庭平均需生育2.2個孩子才能讓父母輩和孩子輩人數持平,避免人口的持續衰減。而自1991年,我國的生育率一直低於更替水平。國家統計局的抽樣調查表明,2010年、2011年和2012年的生育率分別僅為1.18、1.04和1.26,不到世界平均一半,而2012還是中國人最喜愛的龍年。不過,即使生育率處於1.5,那也意味著每隔一代人(25-32年),出生人口將減少32%。
  人們根據直覺往往高估生育率
  
  “實際上,人們根據直覺往往高估生育率。”賴明勇舉例說,如山西翼城、山東長島、甘肅酒泉、河北承德、湖北恩施等地都試點過二孩政策,但其生育率都遠低於更替水平。東亞是全球生育率最低的地區,而華人社會的臺灣、香港、新加坡則比東亞其他地方更低。即便是泰國、越南、緬甸、朝鮮這些社會發展水平低於我國的國家,其生育率也已低於更替水平。比如,泰國的人均GDP和人類發展指數現在都低於我國,沒有生育限制措施,但近年生育率也不到1.7。雙獨二孩已經施行多年,但符合條件生育的父母迄今生育二孩的比例卻非常之低。
  根據低生育率下的生育行為分析和各種生育意願調查也都表明,少子化一旦成為常態,提高生育率將非常困難。這是因為少子化推高每個孩子的平均養育費用,讓想多生的父母望而卻步。若家庭普遍養育二三個孩子,平均費用沒這麼高,想多生的父母就沒有這麼多顧慮。生育率越低對生育意願的抑制越強,形成惡性循環。
  此外,高生育率慣性下,降低生育率馬上就能緩解撫養壓力,但在長期低生育率下,提高生育率短期內反而會因為增加被撫養人數而加重壓力,其緩解效果要二三十年後才能體現,所以低生育率的慣性比高生育率慣性更強勁、更持久,也更難應對。因此,真正需要擔心的不是出生人數的反彈,而是在繼完全放開的短暫反彈之後,生育率依然無法回升到可持續的水平,導致出生人口隨適齡女性數量銳減而繼續雪崩式地下滑,並最終帶來總人口規模的持續衰減。
  賴明勇等代表建議,全面放開二胎生育政策,計劃生育從管理型轉變為服務型。“管理型計劃生育”是把育齡夫婦看作是管理的對象,夫婦生孩子要經過審批,而“服務型計劃生育”是把育齡夫婦作為服務的對象,為育齡夫婦提供生育健康服務。
  同時,修改《人口與計劃生育法》,從“國家採取綜合措施,控制人口數量,提高人口素質”轉向“國家採取綜合措施,促進人口長期均衡發展,提高人口素質。”
  2013年兩會期間,賴明勇代表也曾提交過關於“完善勞動力市場實現人口二次紅利”的建議。
  該建議指出,我國實行計劃生育政策以來,人口增長的速度得到了有效的抑制,目前我國總和生育率已經下降到約1.5,遠低於支持人口結構穩定的總和生育率2.1的水平,在人口老齡化大背景之下,適當放寬計劃生育政策已是形勢所趨。
  該建議認為,對於計劃生育政策的放寬存在兩個較大的爭議,一是擔心人口規模得不到控制,但多項調查表明,即使放開二胎政策,我國人口總和生育率也僅能提高0.2,而且綜觀世界其他國家的歷史經驗,總和生育率將隨著經濟發展和社會進步而趨於降低,所以這一點擔憂可以排除;二是擔心中國人口結構出現“老少兩頭大”的情況,這一點通過人口迭代模型可以得到印證,即如果放寬計劃生育政策,在未來三四十年間我國的人口總撫養率因為兒童的增加反而會上升,但最終至約2060年開始下降,所以如果著眼於國家的長遠發展,也應該開始適當放寬計劃生育政策。
  2013年11月,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實施一方為獨生子女的夫婦可生育兩個孩子(單獨二孩)的政策,標志著生育政策改革邁出了實質性的一步。  (原標題:生育率往往被高估 賴明勇等代表呼籲全面放開二胎政策)
創作者介紹

1207

uhvtal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