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窗
  “五一”節即將到來的兩周前,編輯把“勞動者”這一選題的最初想法告訴了我,想拍攝一批特別普通而且辛苦的工作。我們都覺得,像以前那樣拍攝環境肖像,其實並不能把他們表現得特別有尊嚴,因為有些人的工作環境,真的非常普通,或者說,真的不太好。而這個選題里,尊嚴是我們最想要的東西,因為我們常說,職業無分貴賤。
  我們打算,統一用背景布和大型閃光燈進行拍攝,將人物從背景中抽出來,通過他們身上的衣著和工作用的工具等,讓讀者一眼看出被攝對象的職業。通過分析一些經典攝影作品,我們基本摸清了燈光和背景等要素,對經常拍明星的我來說,這些都不是難事。
  最難的是如何找到拍攝對象,併在統一的佈景與燈光條件下執行。開始我們的想法是,在一個固定的地點,把不同的人物叫來。後來發現,這個實在是難以實現:每個人的工作地點,工作時間,都不一樣,讓他們都到一個地方來接受拍攝,不實際。最終決定固定地點和移動佈景拍攝結合進行。
  找人是特別難的事情,找誰,怎麼找,如何開口,一開始的時候,我和搭檔的實習生腦子裡一團亂麻。我找了搭檔過的好幾個社區記者幫忙撒網。終於,一位環衛工人答應了拍攝的要求,並從工作地點穿著工衣帶著掃帚過來了,他叫謝世瓊。
  謝師傅掃大街掃了15年,他還沒拍過一張像樣的照片。拍攝的時候,他還笑著說,就他那麼蠢,其他聰明的人,都是不會答應拍攝要求的。我明白,他是一個老實人,我是通過跑社區的同事幫忙找到他的,面對一個素未謀面的攝影記者,誰會相信並且願意從大老遠跑來給他拍攝呢?
  萬事開頭難,邁出第一步後,後面漸漸變得輕鬆一些。我們吃飯的餐館,是我和朋友經常光顧的一家家庭式粵菜館,我和老闆娘混了個臉熟,順利地把做白切雞的師傅說服了。“雞佬”,便成為了我第二個拍攝對象。
  從身邊認識的人裡面開展拍攝,信任度會高很多,操作起來溝通也相對容易。思維漸漸開闊以後,我們發現其實身邊全是這樣的人,我們的生活里,總會遇到他們:送水工人,報攤阿姨,快遞小哥,髮型師,小區保安,磨刀匠,菜場的豬肉佬……拍攝身邊的人,變得順利起來,拍攝的過程,也充滿歡樂。
  這些被攝者不是明星,都是最普通的人,他們從來沒有被這樣認真拍攝過。從他們站到鏡頭前那一刻起,除了能看見他們朴實的一面,還有他們對自己的認同。這些人,做著最平凡的事情,但他們堅持下來,便有了了不起的成果:謝師傅住在7平米的空間里,但他掃大街的面積,已經超過了兩個中國;“雞佬”李師傅,一年工作345天,18年來他經手的雞超過20萬隻;麵店師傅張國祥,一年能做出17.5萬個面,即使每人一天吃兩份,也足夠8萬人食用……
  每個被攝對象拍攝完後,我們都會對他們說一聲謝謝。我們是從心底裡感謝他們,一是他們願意相信我,接受我的採訪和拍攝,二是多謝他們在平凡崗位裡面的付出,他們也許不起眼,但我們在生活中,總不能缺少他們。南都記者 鐘銳鈞  (原標題:拍攝勞動者,尊嚴是我們最想表達的)
創作者介紹

1207

uhvtal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