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天前一個晚上,湖南漁民楊長久在雙岔河打魚的船上睡著,一度他的漁船距離泄洪閥不超過3米距離,面臨危險,後村民求救,幸遇渝湘消防官兵救援脫險。這一幕算是有驚無險,似乎最大的危險發生在新聞標題上:相關報道的標題稱“湖南漁民下河打魚睡著,被洪水衝到重慶”。(5月23日新華網)
  乖乖,讀到這一標題早已驚出一身冷汗來了。其實,這條河叫雙岔河,正位於渝湘交界處,河兩岸湖南省花垣縣邊城鎮與重慶市秀山縣峨溶鎮隔江相望。平時河流的水位只有2米左右,也不算危險,村民幾乎都會在空閑時下水打魚。而家住邊城鎮新街村的漁民楊長久,這回“下河打魚睡著,湖南老漢被洪水衝到重慶”,也只是因為酒後作業打盹,僅僅漂流了400米。
  點開新聞則不難發現,這又是一次標題黨行為而已。
  標題黨,據說喜歡誇張和浪漫,古人的誇張和浪漫都遠遜於今日之標題黨。比如同樣是寫舟船旅行的,李白的名作《早發白帝城》中有“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也不過渲染“千里江陵一日還”之速。但是詩中時間、地點、旅程、船速之類的交待卻十分清楚,讀者不難理解其中的合理想象。相比之下,“湖南漁民被洪水衝到重慶”,卻讓人一頭霧水,只剩下驚嘆不止的份兒了。詩仙李白九泉有知,也只能自嘆不如了吧。
  標題黨是資訊密集時代所產生的一種吸引眼球的把戲。有人喜歡重口味;有人喜歡小清新;有人喜歡別出心裁;有人喜歡隨波逐流;有人喜歡巧問妙答、逆向思維;有人喜歡刺激和捉弄別人……真可謂品類繁盛,殊難一言以蔽之。適度且良性的標題黨固然也曾收到過令讀者感覺輕鬆幽默的效果,但如今標題黨似乎已經臭了大街了。比如你再將《水滸傳》起標題為《3個女人和105個男人的故事》,將《紅樓夢》鼓搗成《豪門浪蕩子啊,卻為真愛遁入空門》之類的,讀者已經很難不起膩反胃了。即使是良性的標題黨,也需要節制。
  別以為標題黨們只是為了顯示浪漫和誇張的才情,也別以為人家只是為了顯擺一下帶著一點狡黠的小聰明,其實那恐怕還是某種欺騙性的大忽悠。似乎大多數標題黨並不是良性的,有些甚至於還是惡性的,一味吸引讀者點擊,為了誘人上鉤無所不用其極。這就跟某些靠忽悠為生、靠忽悠牟利的商業廣告一樣,令人厭惡。返璞歸真、貼切自然還是最有生命力的,在讀者普遍心煩標題黨之際,奉勸喜歡標題黨諸君,莫再以忽悠當有趣了。
  文/嚴輝文  (原標題:標題黨,莫以忽悠當有趣)
創作者介紹

1207

uhvtal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